RUBY42!

学生党。

紫糖!人鱼研究里即将出场的勇者!码住!

百篇贺金【No.031】
海底的人鱼金!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金是宝物!他有那——么好!

【深渊里的人类研究报告】02

人鱼礁是登格鲁最深处的一片珊瑚礁。起先是一处无名的地带,但在三百年前被一条金鳞的雌性人鱼划为自己的领地后,不出二十年的时间里,整个海域都敬畏的管这里叫做人鱼礁。

更有甚者,在登格鲁海峡的渔民之间曾流传过许多的传说。那些保存至今的故事里有这样的一句话:

【宁葬鲨鱼腹,不去人鱼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格瑞和往常一样开始了狩猎。

海面上正呼啸着暴风雨。昏暗的狂风正夹杂着沉湿的雨水席卷一切她所能吞没的,这是大海把爪牙肆无忌惮地伸向天空的时候。渔民们都惶恐的避开这样的日子出海,他们知道海向来是对埋没在她怀里的生灵很残酷的。

这也是格瑞所青睐的日子。每到海面上的渔船都东倒西歪地逃窜上岸的这天,格瑞就会把猎场上升到海面附近——捕猎那些被丰富的浮游物喂得肥嫩的鱼群。因为闪电和乌云可以掩盖他在海面下掠过的银光。

格瑞极有技巧的冲进鱼群,从许多刁钻的角度分割猎物的范围,有力的尾鳍提供的速度成了锋利的刀子,从数百条的鱼群里切出了最肥的几十条,然后这群倒霉蛋们被驱赶到了人鱼礁附近。

再把它们杀死

这门活计格瑞做得干净利落,他在一百年前就学会了怎样最大限度地减少血腥味的散开,以免引来在附近游荡的鲨鱼或其他的麻烦。

之前他似乎在海面上闻到过相似的味道,但看在他鼻子的份上,他确实想不起那种甜腥的味道是哪种鱼了。但不管怎样这一带的海面上这两天会不怎么安全了——起码会有鲨鱼,也许应该给金下几天的门禁?格瑞又想到了自己的发小,这才是个货真价实的大麻烦。

很快一张渔网从天而降,打断了格瑞的思路,满满当当地罩住了目前为止的全海峡最凶猛的猎手,让他看起来就像被人类捞起的鳕鱼。

“抓到了,格瑞!”偷袭者斜刺里滑了出来,用手和尾巴给简陋的陷阱上了道锁。或者可以说金从藏身的石礁后冲了出来,和他沉稳帅气的发小扑了的满怀,再顺便拯救了一张脆弱的人类造物差点报废在人鱼的利爪下的可怜命运。

一股凛冽的海风和新鲜海藻的气息扑鼻而来。

“金,你又去海面上了。”

格瑞一面帮金把渔网仔细叠整齐,一面责备道。

“我说过不要跟着我。”

渔网的质地很新,结实的线里浸着刚刚的暴风雨的咸腥味,和金才去过海面这一点联系起来看的话,不难看出这是一件战利品。给帅气的海底探险家的非凡勇气的奖励?这确实像是一个金会做出来的决定。

“求你了,格瑞。”金绕着格瑞来回游着,他看出来格瑞这次是严肃的,很明显的因此心虚了,于是不由得靠游动来掩饰尾鳍上一处划痕——那里被挂掉了几片鳞片。被格瑞看到了一定会完蛋的,金肯定地对自己说,更拿定了瞒着格瑞的决心。“下次,下次我保证,绝对听格瑞的!”

为了使保证显得更加真实可信,金还竖起了右手想学着人类发誓的样子三指指天,却因为自己指头之间连着的蹼而只得做罢,改用四指指天并拢拇指的姿势来表达诚意。

格瑞叹了口气。“这几天,不要出人鱼礁。”

金有些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他沉默了片刻,恍惚间又明白了什么。

“格瑞你是在关心我吗!”

格瑞顿了一下,几乎不可见的点了头,斩钉截铁道。

“没有的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海浪拍打着沙滩和搁浅在上的一艘小渔船,一个五岁左右的孩子全身湿透了,一边呛着水一边颤抖着抽噎。

他看起来吓坏了,稚嫩的嗓子沙哑地叫着一个让他恐惧的东西“怪物…怪物”。

明媚的阳光下,船舷上几道触目尽心的沟壑格外的刺眼,几片卡在木缝里的鳞片正放射出璀璨的光。

【海底魔女的自我修养】(凯金)(瑞金)

凯莉才醒不久。

水烟引发的头痛让她不悦地皱了皱眉头。

将目光投向床头奄奄一息的布谷鸟报时钟,她才发现这时已经是下午了。

这次真的太放肆了。

她有些不爽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
魔女的作息向来是谈不上有规律的,但没有一个魔女愿意错过数年一次的和血月交接过的第一缕阳光。不论是留作收藏还是用做药引都会是极好的选择。

这次亏大了。

都怪金。

毫不愧疚的把罪名安到了人鱼的头上。


神知道那家伙本来就不灵光还天天泡在水里的脑子是不是终于进水了,居然抛下了另外一条银尾,穿过了人鱼礁和嚎哭洞穴,三更半夜的爬了她的床!

她差点就把持不住了!

然后爬床的家伙兴奋地扯东扯西——发表了一篇语言并不通顺逻辑不算严谨但胜在情感十分真挚的即兴演讲。其中多次出现了“宫廷”“国土”类似的一听就知道是从格瑞那里听来的大字眼。这一点十分有效地削弱了凯莉的兴致。

随着金一边讲一边不安分地在床上拱来拱去,提到激动地方时还会语无伦次地上下甩甩那条漂亮的金尾巴,凯莉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掖在被子下面的手狠狠地掐上了大腿,以强制性的方式来避免万一自己一个没忍住去摸人鱼的尾巴。或是更近一步的冲动。

但凯莉相信如果她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金倒是没什么,只是那条银尾白毛多半都会让自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希望那会很有点意思。】想到到时那条叫格瑞的家伙满眼都会是“好不容易种的海带被海胆啃了”的复杂情感,凯莉的那种玩味的笑意又浮在了脸上——这是金很崇拜的表情。

再然后她听见了金的欢呼。

“凯莉你笑了!这么说你是有办法了吗!关于我想到岸上去的事情,你真的能让我的尾巴裂开在安两根棍子进去吗!”

凯莉发现自己亏大了。

这家伙游过来到底说了什么!?

本小姐居然真的帮他查了一晚上的资料!?

———————

海底魔女的自我修养第一条:

无时无刻,保持微笑。

ps.留得小命在,不怕没金睡。(经鉴定该句为星月魔女的亲笔。)

深渊里的人类研究记录

人鱼格瑞x人鱼金。
我流人鱼设定。
我觉得他们的谈话对人类习性的研究极有意义
∠( ᐛ 」∠)_
———————————



珍珠樱在海浪间打着旋儿,之后又被浪花吞没了。

沙丁鱼群绕着水中的花转了几圈,目送着透着荧光的樱草缓慢下沉。

“这像星星一样好看。”小小的沙丁鱼说。

“但是这不及星星的一半有用,它不能指引方向,
也不能吃,除了好看一无是处。”他的妈妈在他的身旁
评价道,催促着自己的孩子跟上队伍。

登格鲁的海峡太深了,以至于阳光是透不过也照不进的,光泽随着水压而黯淡了。

暗流托着樱草温柔地打旋儿。

幽蓝的海底一双手接住了这朵花。可惜了手的主人就显然没有怜惜的意思了。那位人鱼少年就像对待一片海草一样,那朵有幸看到海底的景象的樱草被人鱼在指间碾碎了。只是为了找点乐子。


“格瑞格瑞,这是什么玩意!”少年抵不住的好奇心促使着他眨巴着那双蓝眼睛急切地绕着另一条人鱼转了好几圈。


银尾的人鱼青年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头,这类问题他的发小每天都能问个不下十遍,还不带重样的。


【不过讲讲也无妨。】青年人鱼这么想着。反正人鱼的生命都很长,正好拿来打发时间。


“金,那是岸上王国的珍珠樱。被岸上的那些两足的生命誉为是神的礼物。带给人类的是幸福和春天。就像我们的珊瑚,带来的是荣耀。”

“啊呀!我知道植物!岸上的植物就是干的海葵和珊瑚的样子,有的要更高大一些,上面长满了海藻。”金听见了自己熟悉的字眼,迫不及待地叫嚷起来,试图向对方证明自己是有认真对待他说过的东西的。

“嗯。”格瑞点头。补充道。

“人们种植植物,让它们开出花来,结出果来。当然,人类也用他们生火。”

“石灰?怎么做到的事情!”

“是生火。”哦,波塞冬啊。无知真是一件可怕的事。

“火焰是岸上人类的宠儿。”青年试图去给自己的发小解释这种神奇的事物。

“她的裙摆比海底慵懒的水母的伞帽还要华丽;

她的翅膀比沾了水珠后飞翔在阳光下的信天翁更加绚烂;

她的脸颊要红过海面的朝霞,热情过海底的红珊瑚。”

青年记得自己很久远的记忆里留下过干旱的岸上痕迹,他试图把它挖出来。

炽热高温

焦臭弥漫

刺耳尖叫

还有灼眼的光?


和发痒的鼻尖,让人想打喷嚏。

“格瑞!”金的尾鳍拍了一串泡泡在脸上来唤回了难得走神的发小。


“她是岸上的两条腿的人的守护神”格瑞回过神来总结道,看来他的记忆没有带给这番表达什么有用的信息。

好吧,除此之外他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形容火的词语了。

“所以听懂了吗?”青年认真地看向了他的发小。

格瑞对上了金的眸子,他仿佛看到了那位受着人类敬仰的精灵在金色鳞片的人鱼的碧眼中燃烧。

【就像你一样,金。】他欲言又止。